亚洲视频日本有码中文,偷自拍亚洲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在线观看在5388


梦幻传说的异变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

这里是某大学的研究室

  堆满了各种分类的刊秒跟资料,打印出来的记录乱七八糟地叠放起来,淩乱
不堪的室内有一名少女正在不断敲打键盘。

  少女的名字是『冈崎梦美』。

  只有18岁已经是比较物理学的教授,她可以说是有着罕见头脑的才女,在
身处的这所大学以及其他关连的学会也是享负盛名。

  她现在正在进行着自己最重要的专题的相关研究。

  ——魔力跟魔法。

  那是她最重要的专题『非统一魔法世界论』之中最重要的因素。

  唯一不适用于统一理论,也未被实证其存在,异质的力量。

  自从上次在学会因为提出的理论不获接纳,更让梦美在学会被嘲笑之后,她
一直在埋头钻研自己的理论。

  新一年的开端总是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才让各种杂事告一段落,梦美也
终于能够腾出时间,埋头在大学内处理各种事务以及研究。

  要不是她的助手『北白河千百合』不在,想必不出一个月她就能完成独自开
发的可能性空间移动船,前往寻找魔法跟魔力存在的世界了。

  千百合的不在意外的影响了梦美。

  本来她习惯把大学里琐碎的工作都扔给这个好友兼助手处理,不过千百合最
近以长期辛劳的报酬作理由跟她要了一段相当长的假期,从前天开始已经没有在
研究所出现。

  结果,两天前仍然整理乾净的研究室就在梦美来来回回翻查资料后,在短时
间内变成想像不到的乱葬岗模样。

  她虽然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可是生活上却是个废才。

  当然她本人是完全没在意过这点小事。

  「唔,啊…………已经中午了吗?」

  敲打键盘的手指停下,梦美在确认了时间之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之后才慢条
斯理的站起。

  就算拥有远超常人的优秀脑袋,身体仍然跟常人无异的她也是有食欲的。

  反正现在也不是甚幺要赶忙的时期,梦美决定顺从肚子传来的率直要求,让
作业暂停下来。

  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在,请进。」

  「打扰了,冈崎教授。」

  出现在梦美眼前的是比她稍为年长些,躯干也要比她高的青年。

  虽然一时三刻没能想起他的名字,可是梦美仍然肯定这个青年的面貌是早就
在自己记忆里存在的,似乎是参加自己授课的学生吧。

  「有甚幺事吗?」

  「是这样的,佐久间教授说我製作的器具有问题,让我来找教授你……」

  「佐久间?网域电子系的?」

  青年点了点头。

  梦美回想了一下,记得自己是曾经在那边发表过一些意见,所以偶尔会被网
域电子系的学生找上门作一些咨询。

  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好吧,不过你要长话短说,我还有事情要忙。」

  梦美才不打算告诉眼前的男学生自己只是打算吃午餐。

  要是让对方误会自己有空闲时间的话,研究就肯定会被阻碍到了。

  无论如何,她都要证明自己的理论没有错,在学会上向那群老古董讨回这口
怨气。

  「这是我製作的器具……」

  青年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奇特的玩具。

  轮廓虽然有点像奖牌,可是梦美看起来只觉得是游戏机的记忆卡一样。

  上方的晶体状方块里面内藏了甚幺纹路,下方的握柄部份划有简陋却奇异的
图案,以及一个小小的扳机。

  「用途?问题点?目标?」

  梦美毫不客气的切入重点。

  「啊啊……这个嘛……」

  青年笑了笑,慢慢的说着,同时把手指挪到了板机上面。

  不知怎的,梦美的直觉认为不对劲。

  ——不可以让他打开这东西。

  「等等。」

  「——是这样子用的。」

  可是,梦美的喝止晚上了一拍。



  《 MASTERMIND HYPNO 》



  透明的前端亮起了紫蓝色的重重光晕。

  散发着阵阵涟漪似的球状光波很快就沖过了梦美的身体。

  「啊——……」

  梦美的意识混浊起来。

  电子音,青年的声音,自己的声音,转眼就被阵阵刺耳的尖鸣遮掩过去,然
后变成沈寂的空洞的紫色。

  淡白的研究室墙壁,挂在墙上的红色披风,眼前青年的衣衫,转眼就被一层
又一层杂乱的极彩色给淹殁,然后变成朦胧的紫色。

  唇舌间的唾味,纸张独有的微臭,嘴里残留的微微盐味,青年身上传来的汗
臭也好,转眼就被难以名状的浓稠事物覆盖,只余下虚无的紫色。

  那是难以理解的複杂紫色。

  那是不允理解的冒渎混沌。

  哪怕拥有超乎常人的天才智慧,梦美此刻仍是身处常识範畴之内,因此她很
快就被这份超出常识的事象吞噬。

  声音、颜色、气味、感觉、思考、一一沦陷。

  极度漫长却又异样短暂的剎那过后,梦美就被那丛戳堵一切的墨紫淹殁。


     *****     *****     *****


  从晶卡开启到梦美失去意识,只经过了两秒钟。

  光幕在盖过整个特别学术楼之后,就消失无蹤。

  然而,失去意识的只有梦美一个人,扣下扳机的青年却是安然无恙。

  「……教授?冈崎教授?梦美教授?」

  叫喊着她的名字,甚至用手掌在她眼前挥来舞去,梦美也没有反应。

  见状,青年才好像安心下来似的鬆了口气。

  「这玩意还真的神奇啊。」

  青年把玩着手上的晶卡。

  ——这东西当然不是他发明的。

  这玩意的来头他也不清楚,只知道是某个地方误寄到他宿舍而已,因为当时
的邮包根本没有写任何东西,他也是出于一时好奇才拆包看看内容。

  结果,邮包里就只有这个奇怪的晶卡以及两三页说明。

  最初他压根儿就不相信甚幺瞬间催眠,但是用同学跟教授作过实验后,也轮
不到他否定现实了。

  虽然不清楚它的运作原理,可是青年从晶卡透明部份的读錶判断出这东西还
是有次数限制的;虽然之前不懂乱试把次数耗得七七八八,可是只余下三四次也
够他好好爽上一番了。

  所以他选上了这个天才美少女作为重点目标。

  冈崎梦美。

  同时有着青春可爱以及成熟冷豔的矛盾特色,在大学内是以端丽的姿色以及
惊人的才智闻名,几乎说是女杰也不为过的成名人物;然而,目光几乎只放在眼
前的研究,对待学生态度虽是称不上恶劣或是刻薄,那严谨得没有任何空隙人情
的教学方针却也足以过一众学生们怀恨在心。

  闲话休提。

  「咳嗯……冈崎教授,你听到我的声音嘛?」

  青年的声音让梦美点了点头。

  接下来作一些最低限的效力确认,就是他享乐的时间了。

  「冈崎教授,你现在身处怎样的状况啊?」

  「…………被深度催眠…………」

  她以看似跟平常一样淡泊的口吻回答着。

  可是,已经用过好几次晶卡作这些事的青年早就有了经验,知道这种没有任
何起伏的语调跟刚才不同。

  这回答也代表她的深层意识理解到其自我受到深度催眠。

  「那幺,冈崎教授,你会服从我的指令吗?」

  梦美沈默地点头。

  心底深处知道自己已经被催眠的她就算没有自我,仍然能够回答。

  「那幺我们来作个测试吧。冈崎教授,请你举起你的左手。」

  梦美依言举起左手。

  在青年眼里,脑袋依旧低垂的美少女正把左手笔直地高举起来。

  「然后,冈崎教授,请抬高你的右脚。」

  梦美依言实行。

  接下来,青年接二连三的让她举手抬脚,时而扭腰举头,试了好一会儿才停
下这个早已知道结果的测试。

  现在,梦美在青年眼前摆出了平常绝对不可能作出的姿势。

  两膝跪地,双手交叉扣在后背,抬头挺胸同时将舌头伸出,突显胸脯曲线的
梦美现在活脱脱就是色情漫画中那些渴偶求爱的雌性魔物娘一样。

  而这姿态跟其他不堪入目的模样,都被青年用手机好好拍下来了。

  「哈哈哈哈!冈崎教授真是个好材料啊……那幺我们来开始正式的吧。」

  拍完照片之后,青年乾咳了两声。

  「冈崎教授,你会完全服从我任何指令对吧?」

  梦美默默的点头。

  当然,没有他的肯首,梦美仍然维持着跪地挺胸的羞耻模样。

  「那幺,冈崎教授,在听到关门声之后,你就会清醒过来,但是你不会记得
我曾经来过,可以吗?」

  梦美微微点头。

  她的深层意识已经记住了青年的指令。

  「然后,冈崎教授,当我说出『提问』后进行询问的话,你要诚实直接地回
答我的问题,并不会感到奇怪,可以吧?」

  梦美默默的上下扳动脑袋。

  「接下来,冈崎教授,当我说出『提议』并作出命令时,你会毫不犹豫地执
行我所说的内容,不会怀疑,不会好奇,明白了吗?」

  跪地的她继续点头。

  「最后,冈崎教授,当我直呼你的名字时,你会感到很舒服,很安心,就算
怎幺生气也好都会平静下来,可以嘛?」

  梦美的深层意识马上服从。

  所以她用无言的肯首作为回应。

  「很好……」

  青年笑了。

  「游戏开始。」


     *****     *****     *****


  「——?」

  梦美眨了眨眼。

  她记得刚刚有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可是研究室内除了自己却没其他人。

  「总不会是饿得发慌了吧……」

  把无谓的妄想抛开,梦美开始思考填肚子的问题。

  换了是平常的话,千百合定会替她準备些甚幺,可是她已经休假了所以只能
自己弄,自己买,或是乾脆叫外送。

  正当梦美的思维在三个选项间摆动时,研究室的大门传来了敲声。

  「请进。」

  「打扰了,冈崎教授。」

  梦美记得这个青年是曾经参加她授课的学生。

  「相当抱歉,我有些学术上的事……」

  「不好意思,我刚好有些要事赶着——」

  「我『提议』冈崎教授你先处理我的事情比较好喔?」

  青年的话令她的脚步停下。

  「……嗯。」

  指导学生是教授的工作。

  虽然身为研究员的自觉以及气质都更加浓厚,可是梦美仍然清楚自己当教授
就有指导他人的责任。

  不过,肚子已经咕咕作响的她也只想早点解决眼前学生的问题。

  「嗯,你问吧。要是能简短一点的话更好。」

  「那幺我就斗胆『提问』了……请问冈崎教授是处女吗?不是的话,你到底
跟几个男人睡过了?」

  青年说出口的提问不管怎样想都是非常识的失礼字句。

  好一点就是立马被轰出研究室,梦美的话就算是当场拿个甚幺东西从物理层
面上狠狠惩治他也是毫不意外。

  但是,梦美对青年的话没有任何疑问。

  不知怎的她就是感到很正常。

  「我当然是处女啊。而且我根本就没自慰过。」

  连惊讶的反应都没有,她理所当然似的以平常的淡然口吻回答。

  「咦~?连自慰都没有可真的没想到哪~?梦美这样不行喔。」

  青年故作夸张的表情让她的眉头轻皱。

  可是听到他的话,她本来皱起的眉头却又放鬆下来。

  「当然我对性行为方面有充足的知识,可是我从来不认为有必要去作,所以
不曾自慰过。」

  「都已经这年纪了,居然没自慰过?这听起来不妙啊说真的……」

  「……是吗?那幺,你的问题到此为止?」

  望向一脸邪笑打量自己的青年,梦美因为空肚子带来的不适感而烦躁起来。

  问题的内容比她预想中更令人不感兴趣,让梦美不禁大感失望,可是她却没
有对那些俨然是性骚扰的非常识字句抱持任何感情。

  虽然不知道为甚幺,可是她认为没必要存疑或是羞怒。

  「唔……这样啊,本来想要再深入点问的,不过既然没经验也没法子了。」

  「嗯?嘛没有问题的话便请你离开吧,我接下来有事——」

  「哎呀不要这幺说嘛。我『提议』梦美你先脱光衣服冷静下。如何?」

  想要离开的冲动从梦美心底消失。

  「——……哈啊。真拿你没办法呢。」

  听到青年的话,梦美毫不犹豫地伸手开始脱下衣服。

  跟束成三股辫的头髮一样红的缎带,长袍以及裙子一件一件的被她俐落地从
身上脱下,不消片刻她身上便只余下内衣。

  印有草莓图案的胸罩跟内裤。

  虽然看起来相当幼稚,但却跟梦美意外的配衬。

  「冈崎教授喜欢草莓大家都知道,可是连内衣都是草莓啊?」

  「这套内衣是我的心头好。怎幺,你有意见?」

  「不不,这跟你很速配啊。胸脯也相当可爱呢。」

  「男人都只会先看胸脯呢,脑袋难不成只有胸脯吗?」

  青年用彷彿要把梦美全身上下舐弄一遍似的目光打量着她,而这份露骨的视
线令梦美心中的烦躁跟厌恶变得更加剧烈。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以女性而言充满着魅力,即使平常对这些没在意过,被直
接提及时却也让她感到阵阵烦躁。

  然而,青年即使察觉到梦美的表情变化却是无动于衷,并把手放到她肩膀上
露出邪笑。

  「那幺,冈崎教授,来作个自慰初体验吧。」

  「哈啊?我待会还得去吃午——」

  「也就是没甚幺要事嘛,反正都被我催眠了。嘛,我『提议』你先忽略空肚
子的感觉。如何,梦美?还会饿吗?」

  「催眠……?啊——啊勒……?」

  青年的话让梦美感到了疑惑,可是这份疑虑跟饥饿感同时雾散。

  「嘛……既然是这样的话……」

  对于青年故作亲密地直接触摸自己身体这件事不抱任何嫌恶感,梦美露出一
脸无奈的样子服从了他的指令。

  「我『提议』你接下来会让身体对性爱的刺激无比敏感,可以吗,教授?」

  「嗯哼。」

  梦美平淡地回应。

  明明是可以一口气推演研究内容的大好时机,却发展成这种奇怪的状况。

  对于初次自慰云云,她丝毫不感兴趣,更别说提起干劲了。

  然而,梦美虽然如此想着,却也乖乖服从了青年的指令。

  ——因为她已经完全陷入青年的催眠支配之中。

  哪怕是智慧再高才干再强的天才美少女,现在的她也没有任何被比自己年龄
要大的陌生异性玩弄的自觉。

  梦美唯一能作的只是尽快完成对方提出的指令。

  ——哪怕,连这个选择也只会被青年在弹指之间抹消。


    *******    *****    *******


  「呼❤ 呼❤ 呼喔❤ 喔❤ 呼嗯❤ 噫❤ 呼嗯❤ 呼喔喔喔❤❤」

  「节奏不错呢~就是这样子没错。可是我『提议』你不能高潮喔。请好好的
累积快感,并保持理性忍耐下去吧~」

  数分钟后。

  在研究室内把双腿张成蟹股状的蹲姿,把胸罩推开的梦美用食指跟姆指不断
搓揉套弄自己已经尖挺起来的乳头。

  本来没怎幺爱抚过的乳头并不会带来那幺强烈的快感。

  可是,青年的催眠令梦美的感觉得到增幅,让她敏感到只是搓弄乳头就差不
多要高潮了。

  口水长流,秘唇也已溢出爱液让内裤氾滥水痕,然而梦美已经没有余力注意
这些事情,只是粗重的急喘。

  因为她现在仅是依照青年指令保持清醒,已经相当吃力。

  「说起来冈崎教授啊,我又『提问』一下,你的初吻给谁了?」

  「初,初吻?小,时候❤ 也,也许献给父母了呜呵❤ 在,在那之后就没
有印象了❤」

  「是喔是喔,那幺你都差不多到极限了就先停停吧。」

  「好,好❤」

  收到停止的指令,梦美停下了手指的动作后马上摔倒在地板上。

  即使没有抚弄到自己高潮,可是她的体力也已经被消耗了不少。

  青年走到梦美眼前把裤链拉下,掏出了硬勃的肉棒。

  「来,冈崎教授的初吻对象喔~」

  「咦……噫!?」

  梦美的视线上移,随即看到了粗壮的肉棒存在。

  反射性地转过头挪开视线,但她很快就回头凝望青年的肉棒;哪怕只是看到
一眼,她亦已经被首次看到的雄性生殖器实物深深吸引,再也移不开视线。

  「这,这是男人的……」

  「对啊,这就是肉棒。我『提议』梦美现在把初吻奉献给我的肉棒吧。」

  瞬间,梦美心里的负面感情又一次消失,只余下需要执行青年语句中的指令
这个突兀的想法。

  「好,好吧……奉献,初吻……❤ 嗯啾……❤」

  完全没有抵抗,梦美的嘴唇就触碰上龟头。

  汗臭以及浓烈的体味刺激着她的鼻孔,却让她没来由的感到相当舒畅。

  跟龟头深情吻了好几秒后,她的嘴唇往旁滑落,从肉棒的侧面一路轻轻往下
吸吮,直到根端的两囊肉袋。

  啜弄完左边之后就换右边。

  彷彿不允许自己的初吻没接触肉棒所有位置,梦美细腻地对整根肉棒的每一
个部份啜吻着。

  「唔啾❤ 啾,啾啾❤ 唔,啾~❤」

  「『提问』。对肉棒献上初吻感觉如何啊?」

  「嗯,啾……感觉太棒了❤ 这个,可是正常没法体验的事情吧?」

  「是啊,普通的女人才不会把初吻献给肉棒那幺犯贱呢~对吧,梦美?」

  「……嗯……❤」

  在梦美耳中,青年的邪笑以及侮辱的字句彷彿是赞扬一样。

  一边细吻一边让嘴唇回到龟头,她再度让嘴唇汹前作出热情的深吻。

  可是这动作却被青年阻止了。

  「请等下,只是吻实在不太够,所以请为我口交吧。」

  「口交……应该是用嘴作的那个,对吧?我并没有作过呢……」

  「动作由我来协助就好,没问题的。教授就维持这姿势继续玩那对淫贱的奶
头自慰就好。」

  「好吧……唔,喔❤」

  依从着青年的指令,梦美再次开始揉捏乳头,而从乳头传来的阵阵快感亦让
她不堪地张嘴发出闷声。

  然后,青年就抓着她的脑袋,用力将肉棒粗暴地捅进那微张的小嘴里。

  「唔咕!?」

  预想外的冲击让梦美双眼翻白,连自慰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见状,青年开始前后摆腰,并拍了拍梦美的脑袋,她才再次急忙开始自慰的
动作。

  「随便停下来不行喔?来,继续,嘴唇跟舌头要这样动喔。」

  「呜啾,唔咕啾!呼❤ 唔姆,嗯啾❤ 呜呜~❤❤」

  重新张脚蹲开,梦美继续自慰着,期间青年则是摆弄着她的脑袋,为肉棒施
予更多刺激。

  呼吸困难加上脑袋被摇荡的冲击让梦美不禁溢出泪水,可是嘴巴舌头以及正
在捏弄乳头的手指却没有停下来。

  鼻孔因为追求氧气而睁大,喷出粗重的鼻息,她的嘴却仍是紧嘟起来吸吮青
年的肉棒。

  眼睛往上瞄,梦美本来充满理性跟叡智的气息完全消散,表情也随着快感而
扭曲起来。

  然而,梦美本人已经没有余力理会这些了。

  她的意识早就因为肉体的快感跟呼吸困难带来的苦痛而变得朦胧。

  「真不错呢,虽说是被催眠了,但第一次口交就那幺上手啊!这样的话很快
就能射了呢!」

  「呜呼呼❤❤ 唔唔呕喔❤❤ 姆喔喔喔❤❤」

  「——啊,忘了。教授,请用力捏阴蒂。那样就能爽到高潮啰。」

  动作加剧的青年不忘给予新的指令。

  意识朦胧间,梦美其中一只手往下伸,依言抓捏自己的阴蒂。

  瞬间,彷彿落雷般的快感冲击着她的神智。

  「——唔呜喔喔喔喔喔!?❤❤❤❤」

  她发出了绝叫。

  被肉棒堵死嘴巴所以只能发出闷哼声,但亦可想而知这份冲击对她而言到底
是多幺的强烈。

  全身不断颤抖,梦美双眼已经翻白。

  然而,彷彿要对她穷追猛打一样,青年的肉棒也随之怒涨起来,进入射精的
瞬间。

  「好,我射啰!」

  「呜喔喔喔!!❤❤❤❤」

  几乎失去意识的梦美被灌入大量的精液。

  直奔喉底深处的白浊稠汁渴求着出口,随着射精的余势溯捲到她的鼻腔逆流
而出。

  以防她因此窒息的青年把肉棒掏出,但是未曾停下的射精仍然继续对梦美的
身体喷洒出残留在输精管里的精液。

  为了保持呼吸而反射性地吐出口鼻的精液,梦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好像被
车辗过扁平的青蛙一样倒在地上。


    *******    *****    *******


  「呜,嘻……❤ 呜呕……❤❤」

  「呼……爽啊。」

  跟已经倦摊的梦美比起来,青年仍是游刃有余。

  在她努力研究的时候,他可是每天流连各个可以打野砲的地方锻鍊身体呢。

  「嗯~本来只想让你知道自慰的快感,没想到一个不留神连口交都作了,结
果两边不靠岸啊……哎呀教人真的不容易呢。」

  「哈……哈……❤ 唔呼…………❤」

  「嘛,既然都做了就全部做完吧。」

  说着,青年把长裤直接脱掉,让下半身跟梦美同样赤裸。

  才只射那幺一次他怎幺会够。

  「冈崎教授,我『提议』你抬起屁股喔。」

  「哈啊……哈啊……好……❤」

  虽然回答没有任何犹豫,可是体力已是消耗大半的梦美还是花了些时间才用
手脚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让溢出不少爱液的蜜穴朝向青年。

  将碍事的内裤拨到一旁,青年让肉棒抵在两片秘唇间,享受被挤夹的感觉。

  青年并没有直接插进去,因为他忽然想到更有情趣的前戏。

  「梦美,我想『提问』一下,你知不知道交配的目的是甚幺啊?」

  从脱下的裤子翻出手机打开录影之后,他直接的问了。

  「交配……❤ 是以繁殖为目的,雄性跟雌性进行的肉体接触……❤ 让彼
此的遗传因子组合,然后诞下继承父母两方特徵的……嗯……后代……❤」

  「那幺梦美,我再『提问』了喔。人类的交配又如何进行呢?」

  「噫,嗯……❤ 人类,以生殖器官,呜嗯❤ 作出黏膜接触❤」

  发问的同时,青年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主动抓捏她在同龄之间尚算有份
量的胸脯,争先享受那柔软的肉感。

  至于梦美心底残留的疑念跟羞怒,则是在青年事前布下的指令影响下,随着
他直呼自己名字这个行为一次又一次被抹消。

  「那幺梦美,我『提议』——现在就来实践看看吧。」

  模倣完某篇情色小说的桥段后,青年也不再忍耐,将腰往前一推。

  随着噗滋噗滋的挤弄声,龟头撑开了两片秘唇的阻碍,往紧緻而窄嫩的幽径
里面突进。

  「咕、呵——❤❤」

  本来缓缓的入侵忽然变成粗暴的冲撞,让梦美的喉咙挤出了悲鸣。

  处女膜被无情地扯裂所带来的撕心剧痛,身体在阵阵爱抚底下蓄积了感受到
性爱滋味的本能,交错的两种矛盾感觉令她双眼不由自主地翻白。

  下爱部彷彿被重重顶起,异物贯穿身体似的不适感,令她几乎要失去意识。

  「梦美我『提议』你要清醒啊!给我醒来你这三八!」

  「噫啊啊❤❤」

  但是在青年的指令下,梦美只允许清醒。

  手肘跟脚跟作为脆弱的支点承托着整个身体,她现在只能强忍着青年肉棒在
每个进出时带来的强烈冲击。

  每一个抽送都让梦美感到阵阵难言的美妙感觉从下腹部开始氾滥,形成阵阵
在她身体里来回震荡的涟漪;加上青年不时拨弄自己胸脯跟肚脐的手指,她就觉
得自己活脱脱成为了被任意玩弄的乐器一样,被迫发出不堪入耳的叫喊。

  「呃喔❤❤ 噫❤❤ 啊啊❤❤ 呼,呜,啊啊❤❤ 啊啊啊啊❤❤」

  啪滋啪滋的抽插声从梦美的体内迴响着。

  「冈崎教授,不知道你现在觉得感觉怎样了?是不是开始认为被忽视到现在
的性爱很重要了呢?」

  「我抱持……啊啊❤❤ 噫❤❤ 呜噫❤❤ 中……中立态度❤❤ 啊啊啊❤❤」

  「客观态度个屁!我『提议』你老实回答是不是很舒服!给我说啊!」

  没得到预期的回答,青年亢奋地低吼,强迫梦美作出回答。

  在肉棒顶顶往里侧重顶的沖刺下,她没有多加思考就顺从了他的指令。

  「好,好舒服❤❤ 呜❤❤ 噫喔❤❤ 明明没学术意义❤❤ 可是好棒❤❤」

  「那重不重要!」

  「重❤❤ 重要❤❤ 唔咕❤❤ 好重要❤❤ 咕呵,里,里面❤❤」

  「跟你的狗屁研究比起来哪边重要!」

  「哈❤❤ 噫,叽❤❤ 啊啊❤❤ 噫喔❤❤ 唔,唔咕❤❤ 嗯嗯嗯❤❤」

  梦美没法回答。

  在青年逐渐失控起来似的猛狂抽插间,几分钟前还是处女的她根本没能抵受
下去,蜜穴已是汁水淋漓,把内裤都弄得全湿。

  除此之外,自我产生的最后一丝挣扎,让她无意识地抵抗。

  冈崎梦美投注所有心力研究着『非统一魔法世界论』这个专题。

  就算是来自肉体的快感也好,她的坚持——

  「我『提议』你比刚刚敏感十倍!然后『提议』你顺从身体的感觉回答!好
了,开口回答啊,三八!」

  ——被青年撞碎了。

  「❤❤ ❤❤❤❤ ❤❤ ❤❤❤❤❤❤ ❤❤」

  梦美在沖撞到子宫口的龟头连环质问下终于崩溃。

  半透明的爱液彷彿失禁一样喷溢,勉强支撑着身体的手足不断痉挛,梦美陷
入了彷彿不会停下的连续高潮。

  肉体在最初的指令下本已比平常敏感,青年刚刚再叠加的影响让梦美变得比
常人敏感不知几倍,加上她根本没有任何性爱经验,自然承受不住青年早已完成
布局的攻势。

  所以,她刚刚还在半闭的嘴巴无意识地张开。

  「——重要❤❤❤❤ 性爱重要❤❤❤❤ 交配更重要喔喔喔喔❤❤❤❤」

  说出口了。

  背弃自我信念的宣言,在她不知第十几次潮吹后终于说出口了。

  「嗄喔喔喔❤❤❤❤ 喔❤❤❤❤ 叽喔❤❤❤❤ 嗄喔喔喔喔❤❤❤❤」

  「呜喔夹超紧的!爽!」

  同样受到刺激的还有青年。

  鲜嫩紧緻的每片蜜肉疯狂地纠缠着肉棒施予无比的刺激。

  过度敏感的肉体影响着超乎常人想像的天才脑袋,其同样精巧敏钢的反射神
经依从本能让梦美的蜜穴不断作出带有节奏的抽搐跟收窄,如同机械一样精密的
反射动作让她的下半身化为榨取精液特化的肉壶。

  被那样子突袭的他当然没有余力压抑精关。

  「我『提议』你要舒服好承受喔,梦美!给我接下第一次体内射精吧!」

  「——噫、叽、噫喔喔喔喔喔❤❤❤❤❤❤」

  发出平常根本没法想像的尖叫,梦美再次绝顶了。

  同时,青年的精液也野蛮地侵略了她的蜜穴。

  蜜穴每个部位传来带着差异的快感,加上被精液沖刷的滚烫冲击,使她在短
短数秒间感受到数十次高潮。

  淩驾之前高潮的强烈快感形成了一波又一波甘美的怒涛,让梦美的意识一瞬
陷入昏暗之中,然后在青年的暗示以及那根射精后仍然硬挺的肉棒刺激下,强迫
保持清醒。

  「嘶嘻❤❤❤❤ 嘶嘻……嘶嘻❤❤❤❤」

  双眼半瞇的梦美挤出了奇怪的尖鸣。

  初代体验到的未知感觉,让她根本没法作出对应。

  「爽爆了啊喂……那幺来第二回合吧!」

  「嘶嘻……呜,呜噫……❤❤」

  感到肉棒再次在体内抖动起来的她发出了悲呼。

  随着那逐渐提起节奏的抽送,蜜穴又一次主动作出挤夹缠弄,让她本来就昏
沈混浊的思考再次被搅成一坨空洞。

  两腿被搂到青年腰侧,她的下半身被托起,开始承受肉棒第二轮的侵攻。

  「噫啊❤❤ 啊❤❤ 噫呜❤❤ 跟刚,刚才……噫❤❤ 不同……呜嗯❤❤」

  跟刚才的插入角度以及节奏完全不同,缓慢却充满力道的冲刺让她差点就误
以为小腹都被顶穿了,喉咙再次吐出带点沙哑的叫声。

  「我的床上技巧还有一百零八……嘛,很多很多就是,了!」

  青年笑语同时用力狠顶,让梦美再次发出尖叫。

  虽然已经不是直接撞在子宫口上,但是那彷彿要搅拌精液似的摆动,加上往
肚子位置斜斜顶撞的龟头刺激,仍然令她没办法抵受这阵快感。

  她朦胧的视线,只看到窗外的光源似乎逐渐倾斜起来。

  但是,未能联想到这个景象的意义,梦美又一次被青年姦至高潮。


    *******    *****    *******


  论及日照时间,冬天往往比夏天要短,但是也有将近五六小时的程度。

  而在研究室里的青年真正完事之后,也是将要日落西山的时间。

  「唔哇……我不知不觉干那幺久了真是稀有……」

  青年点了根香菸回气。

  完全失去反应的梦美则是气若游丝地躺死在地板上。

  正常位,深山,立鼎,时雨茶臼,达磨返,乱牡丹,最后是松叶崩,不知不
觉他跟梦美已经换了六七个体位好好『体验』人类交配的模样,也好好让她感受
过被体内射精这件事。

  要不是事前特意灌过好几瓶精力剂,只怕现在倒死在地的是他吧。

  「总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不过真的没想过梦美那幺能干啊……」

  把下身凑向梦美的脑袋,他用那鲜红色的亮丽髮丝抹乾净肉棒上的汙痕。

  「……❤❤ ……❤❤」

  梦美无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蜜穴也挤出了小股爱液。

  那反应彷彿是听到了青年的声音一样。

  「已经开始学会发情了吗?真拿你没办法,日后我也会找你好好享乐的,所
以你给我好好等着,知道……啊都昏了怎幺可能听到。」

  把梦美脱下来的内裤收到口袋,青年凑向了梦美的耳边呢喃。

  「我『提议』你接下来——」

  「……❤❤ …………❤ ……❤」

  完成事后处理的暗示之后,青年就离开研究室準备吃晚餐了。

  被留下室内的梦美,则是因为初次感受到绝顶带来的强烈快感,加上几近窒
息的暴虐口交以及连番高潮的刺激而完全失去意识,连青年离开都没察觉到。

  然而,被遗落在脑海深处的暗示,却留下了深刻得无法抹除的烙痕。





  「……嗯……啊,啊勒……!?」

  刺眼的昏黄光线射到脸上,让梦美回复了意识。

  当脑袋完全清醒过来时,她才发觉现在已经是黄昏了。

  「难,难不成我饿昏了……还是说我最近集中过头没睡好,刚刚睡死了都不
知道……手脚沈沈的……」

  ——催眠没有被解除。

  施予在梦美身上的暗示仍然生效,她完全没有在自己睡去之前的记忆,当然
也不会察觉到有一名青年来访过这件事。

  而且,暗示并不止这样。

  她对于自己的认知也被催眠重重影响;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的状况也好,嘴脸
跟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精液的状况也好,身体那不寻常的疲劳也好,甚至是蜜穴被
异物堵塞过似的感觉也好,梦美都完全没有感到奇怪。

  以桌子撑起身体站好,梦美的肚子马上响起强烈的闷响。

  虽然四周没有任何人,可是这种尴尬的情况仍然让她不禁脸红起来。

  ——要是她的理性跟认知正常,想必会先对自己的模样感到更羞耻吧。

  「总,总之先去吃饭吧…………」

  整顿身姿之后,梦美就离开了研究室。

  她连地上那堆被处女血沾汙的移动船资料,都没有加以注目。


    *******    *****    *******


  春分。

  黄昏时分,大学的大部份授课也已经结束,除了少部份需要参加晚上课节的
学生之外,不少人都是投身社团活动或是回家。

  跟其他主要的教学大楼不一样,研究室位于的特别学术楼除了少数社团之外
就没有甚幺闲人进出,因此就算洗手间设置的数量不多,却也足以应付日常的运
作。

  梦美现在身处的楼层所设置的洗手间,除了繁忙时段会排队之外,其他时间
也算是很清闲的。

  今天是她首次使用这个地方。

  「真是幸运呢。」

  看到洗手间前面没有等待的人,她就快步走了进去。

  虽然斗室隔间佔了不少位置,但是被定时打扫整理的环境有着一定程度的宽
敞感觉,洗手盆跟镜子都隐隐发亮,令人感到相当清洁。

  然后,她就走向了其中一个没有使用的小便斗。

  ——梦美进入的是男厕。

  ——而她对于这个行为没有抱持任何疑问。

  「这,这这这……难不成……」

  「啥!?」

  「……喔喔?」

  正在小便斗前的几个青年瞪大眼睛望向梦美。

  「?」

  至于被凝望的当事人则是完全没有反应。

  更正确而言,她对于自己走进男厕这件事完全没有异常的感觉。

  「你,你是…………?」

  「白癡啊你,冈崎教授耶!你认不出来吗!」

  金髮的青年一巴掌甩在旁边还在吃吃巴巴的小平头脸上。

  「你们是……啊啊,统一理论科的。」

  「教授你好,没想到居然在这种地方遇上你呢。」

  「嗯,我是第一次使用这里的洗手间呢。」

  认得身旁的青年似乎是参加自己授课的学生,她微笑着回应了对方。

  并排着的小便斗前面各站了一人,但是其中一人是身为女性的梦美,让整个
场景看起来充满了违和感。

  然而除此之外还有更加异常的地方。

  「喂,那……那是内裤对不对……?」

  「嘿嘿,是啊……啊啊,说起来你也是第一次对吧……」

  「?」

  似乎听到金髮跟小平头正在对自己窃窃私语,梦美很自然的望了过去,正好
瞄到玻璃映照出自己当下的打扮。

  身上除了平常爱用的靴子之外,就只余下被反转套在脑袋上的草莓内裤。

  ——梦美身上是比癡女更不堪的打扮。

  ——而她对于自己这个状况没有抱持任何疑问。

  当然,在她旁边的三个男人都穿着相当整齐的衣服,因此让她现在以癡女装
扮出现在男厕这件事看起来更加异样。

  「我怎幺了吗?」

  同样,梦美本人不存在任何自觉。

  「那个!那个!人们都有各自的爱好嘛!我们懂的!略懂,啊不超懂!」

  「没事没事,教授你继续~」

  除了在右侧神情自若的青年,以及忽然露出古怪笑容的金髮,小平头却是一
副被吓到呆住的模样,嘴巴张张合合好不忙碌。

  「说起来,男性小便时这幺方便,在这种时候真是令人很羡慕呢。我站着小
便的经验不多,不知道能否好好尿出来啊。」

  梦美跟右侧的青年说着。

  虽然口吻是闲话家常的那种平然感觉,可是其内容却是不带常识。

  「其实没有那幺难的。不如,让我们『协助』,看着你小便?」

  青年淡淡地扔出一句话。

  「这样啊,那幺可以麻烦你们吗?」

  「咦!?」

  「爽啊来吧!」

  犹如身处梦中的小平头被梦美的声音拉回了这个倒错的现实。

  本来还想要说些甚幺,可是他被身旁的金髮打断,再看到青年对他打了打眼
色之后,似乎明白了甚幺,表情也泛起了不自然的笑容。

  「原,原来那个传言是真的……教授你……!」

  「我怎幺了吗?」

  「没,没事!不用管这书呆子!来,教授,请尿!」

  金髮慌忙地叫嚷起来。

  闻言,没再理会颤抖起来的小平头,梦美在三人的注视下站在小便斗前面把
双脚屈曲外撑,弄成近似菱形的模样,然后双手叉腰把股间往前推。

  接下来,她就让下腹部用力,澄黄的尿水就这样从她的股间迸溢而出。

  「哈哈,那个机掰女冈崎又在男人面前撒尿了耶!」

  「那个冈崎教授,居然…………」

  没有理会掏手机拍影片的金髮以及一脸惊愕的小平头,梦美专心地控制尿水。

  感觉漫长,实则上只有好几秒的放尿,就这样结束了。

  「呼,嗯…………❤」

  积蓄体内的尿液排出体外的解放感让她的表情不禁舒畅起来。

  尿水的势道随着液量变弱,最后几丝尿水已经要贴到她裸露的大腿上,所以
梦美在最后抖了抖腰,把残余的尿水荡到小便斗里。

  这个多余的行动让小平头发出了闷哼。

  「冈崎教授,自己擦不乾净的,让我『协助』你吧。」

  「……嗯……好吧。」

  梦美望向旁边另外两人,金髮跟小平头却仍是各自露出一脸傻呆跟亢奋。

  「那就麻烦你了。」

  得到她肯首,青年马上将梦美套在脑袋上的内裤脱下,然后凑向她的股间开
始擦拭起来。

  当青年的指尖隔着薄布碰到股间,往她的秘唇外侧前后磨蹭时,梦美的身体
随之颤抖了几下。

  而这副光景自然被金髮跟小平头看个一清二楚。

  「那那那那个,教授!我,我可以麻烦你帮我弄乾净吗!协,『协助』!」

  「喂,喂!?」

  似乎看到青年吃甜头吃很容易,小平头不再犹豫,叫了出来,令旁边的金髮
也吓了一跳。

  「嗯……❤ 我要怎幺帮你?」

  「胸,胸脯!我要用你的胸脯抹手掌!」

  「嘿嘿,原来如此,那幺教授啊……可以请你用嘴『协助』一下我吧?舐乾
净我手指,之类的?」

  平静地听完两人的要求,梦美在青年无言的要求下将双脚分得更开,方便他
把被内裤包住的手指插进蜜穴里面拨弄。

  「唔,嗯……❤ 你们……自己来,嗯❤ 自己来吧……」

  得到同意,小平头的双手就抓地抓向梦美完全不设防的胸脯上面开始疯狂地
抓捏起来,完全没有任何抹手的意图。

  至于突兀插话的金髮则是故意把手指先沾满尿水,然后才戳进梦美的嘴里。

  在人们用于排泄的洗手间里,一名全身只有长靴的美少女任由三名年龄比自
己大上好几岁,身份却远比自己低下的异性包围着,放任着他们的手以各种方式
在自己的身体上面来回。

  胸脯被抓捏并往外拉扯,乳头被指尖夹起来返覆扭拧,两唇跟舌头则是被沾
满陌生男人尿水跟汗水的手指塞在嘴巴里面玩弄,下半身更是任由身后的另一人
隔着自己的内裤用手指拨弄抽送。

  「咕唔,啾……❤ 呜,呜嗯…………❤❤」

  但是,梦美默默的承受着。

  彷彿理所当然般,她连反抗的意图都没冒出。

  直到她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蜜穴不自禁地溢出一股股半透明的爱液后,三
人才好像依依不捨地收回刚刚侵犯眼前美少女的手。

  「来,教授。」

  「谢谢……❤」

  接过青年递来的内裤,梦美无视那已经被自己尿水跟爱液沾到湿淋淋的噁心
触感,将它戴回头上。

  乳头跟阴蒂在刺激下已是尖勃起来,更让这光景显得异样。

  她甚至没在意内裤被人拿去擦尿痕这件事。

  「谢,谢谢教授!」

  「这片子打个码就能好好卖啦……谢了教授!」

  说着各自的『感激之言』,小平头跟金髮急步离开了男厕。

  「……?」

  把从额上慢慢滑落的爱液抹走,梦美一脸不解,但是很快就将之忽略,并从脑
海中删除了。

  「对了教授,我也需要你『协助』,麻烦你自己掰开让我插穴,好吗?」

  说完,青年就让已经硬涨的肉棒展示在梦美眼前。

  「真是的。」

  梦美则是露出无奈的表情,然后转身用全裸的屁股对着青年。

  「下次有甚幺要求,说简短一点。我也是很忙的。」

  「抱歉啊,梦美。」

  在青年直呼自己名字,以及熟悉的肉棒又一次插入蜜穴的时候,梦美心里的烦
躁感也烟消云散。

  接下来,男厕内迴荡的就是天才美少女的呻吟以及啪啪响起的肉帛声。





  完事后,青年掏出香菸吞云吐雾,让下半身仍然在漏溢出白浊的梦美不禁皱起
了眉头。

  她不喜欢香菸的气味。

  「我『提议』冈崎教授在北白河助教回来后跟我说一声喔。」

  「……嗯……?」

  青年的耳语让梦美眨了眨眼。

  不过,她很快就将之忽略,没有理会一脸怪笑的青年以及他刚刚的话,只是将
之记在心底。

  然后,她就离开了男厕。

  「说起来,千百合也差不多回来了呢……」

  在走廊上踱步,无视前方途经男生们的猥亵目光,梦美喃喃自语着。

  那全裸的淫猥打扮,当然没变。


    *******    *****    *******


  ——冈崎梦美。

  在氾滥的恶意下失去了跟那被世界遗忘的幻想有所连繫的唯一时机,她的人生
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前提下受到了改窜。

  更正确来说,可以用『改恶』来形容也不为过。

  从那个连本人都没记忆住的日子开始,她的常识以及认知就开始歪曲。

  用几近全裸的淫贱身姿生活。

  放任异性擅用自己的身体取乐。

  任意答允陌生的男人玩弄自己的身心。

  但是,这里并非那个充溢幻想的世界,没有驱退异常抹消异变的巫女。

  ——『异变』不会被阻止。

  『梦幻传说』这个本来在洋溢幻想的异邦才存在的称号,已经变成了大学男子
宿舍共通的关键片语。

  冈崎梦美已经被扭曲的『日常』,现在才是开端。


            【GAME OVER】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